每週一、週四休園,非休園日提供解說導覽服務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申請加入
我最喜歡的馬來猴「二乃」
我最喜歡的馬來猴二乃
猿猴組 朱宏偉
 
    「二乃」原名馬二乃,是一隻體形嬌小個性溫和的雌性馬來猴,二乃和大部份從小被人為飼養的猴子一樣,脖子上從小就被上了鐵鍊,隨著年紀的增長,飼主可能因為猴子以不像小時溫馴或疏忽,沒有調整脖子上鐵鍊的長度,導致脖子上有明顯的勒痕,嚴重的個體甚至整個鐵鍊陷進肉裡被整個肉包覆,必須開刀取出。從未見過其他猴子也不知如何當一隻猴子的二乃,面對其他猴子或猴群時,不了解如何社交,無法理解別隻個體給她的訊息,不知該如何做出正確的反應,所以往往遭受攻擊與排擠,喜歡黏著照養員的二乃並不那麼適合併入正常的猴群中生活,因此我們將二乃併入了弱勢猴的小猴群裡。
 
    經過一段的併群流程後,二乃終於成功的併入猴群,猴群裡除了她之外有台灣獼猴「志玲」、「古錐」、「丹鳳眼」、「安祺拉」日本猴「握手」及一隻成年雄性的紅毛猩猩「奇奇」,對於新進的菜鳥二乃來說,理所當然是猴群裡最弱勢的猴子,但也不會有別隻個體無故攻擊她,二乃對照養員很好,每當照養員進入籠舍內二乃都會主動過來示好並幫照養員理毛,而且二乃她在這裡認識了她這輩子最好的朋友「安祺拉」。
 
    安祺拉是二乃最好的盟友,兩人組成超弱2人組,任何1人只要隨便吆喝一聲,另一人一定馬上上前聲援,連照養員都不放在眼裡。每當照養員想把她們兩其中一隻帶出檢查,另一隻一定前撲後繼死命攻擊照養員,但因攻擊力實在太弱,照養員並不覺得危險反而覺得很可愛,只要她們兩在一起似乎什麼都不怕,誰都可以挑戰,但每次被他們攻擊的對象都沒事,但她們卻自己掛彩,屢試不爽、打死不退讓照養員很困擾。
   
    由於空間壓力,我們必須將其他一樣無法適應正常猴群的弱勢猴併入二乃她們的猴群內,但之後以老鳥自居的二乃對於新進的菜鳥完全不留情面,常吆喝起鬨攻擊菜鳥,試了幾隻都失敗,無法成功併入新個體;加上二乃打死不退的個性,常因為跟隔壁籠的猴子隔著網目打架受傷,於是照養員決定將二乃移到一個接觸不到其他猴群的籠舍,當然她最好的好盟友「安祺拉」也一起跟她移動,照養員替她們選擇了一隻不曾接觸過獼猴,個性溫馴的成年母紅毛猩猩「妹妹」的籠舍當二乃的落腳處。
   
    溫馴的妹妹馬上就接受了二乃她們,但二乃有時仍不知好歹的兇妹妹,但妹妹都不以為意,完全接受二乃,發揮母愛把二乃及安祺拉視為家人,二乃心情好時會幫妹妹理毛,妹妹也很享受二乃的理毛。之後,因為照養空間上的壓力,我們必須再併入一隻名叫「檢察官」的雄性老年弱勢猴,併群過程很順利,原因可能是二乃知道自己真的很弱收斂許多,但最重要的是妹妹在猴群中扮演正義的使者,每當有小衝突時妹妹都會出面擺平、阻止衝突擴大,二乃在妹妹的保護下過的很開心,形成了妹妹家族。
 
    過了一段時間後,99年3月從台東收容的3公1母的日本猴過了檢疫期,要從單獨的檢疫籠移出,由於空間的問題只好再將1隻母日本猴「小倪」併到妹妹籠舍內,另外3隻公的個體併到旁邊紅毛猩猩「阿元」的籠舍內,這群日本猴當初是被訓練做為表演用的,不知是否是因為早期長居住在小空間或是訓練時曾被甌打,3隻公的個體都有跛腳的現象,猜測在被收容之前應該過的滿坎坷的。
 
    妹妹家族加入了新成員「小倪」,身為老鳥的二乃不免俗的當然展現「雌」風來個下馬威,但個性孤傲(內心其實很溫柔)的小倪也不是軟腳蝦,從不畏懼二乃及安祺拉挑釁攻擊,因為她們實在是太弱了,只要小倪願意,隨時都可以避開他們兩的攻擊,而且身為菜鳥的小倪其實很識相,她並不會主動攻擊二乃她們,再加上有正義使者妹妹居中協調,所以大家也相安無事。白天妹妹到外籠與二乃她們在一起,晚上照養員會將妹妹收回內籠過夜,二乃她們則是在外籠過夜,知道自己比小倪弱的二乃有時會溜進來跟妹妹一起過夜,隔天開門放妹妹出去時,妹妹走到門口會回頭向二乃示意,彷彿對她說:二乃出來吃早餐了,二乃就會跟著妹妹到外籠用餐。
 
    99年9月時,照養空間問題持續無法改善,不得不再併入兩隻白鼻心,依之前的經驗,併入猴群的白鼻心都會被頑皮的獼猴欺壓,更別說猴群裡又有一隻紅毛猩猩,我們很擔心白鼻心的安危,於是設計了二個出入孔小且稍微彎曲但內部空間大的堅固巢箱,供給夜行性的白鼻心白天棲息躲藏,一開始妹妹就拿起木條往巢箱內戳,想看看裡面躲著啥東西,但由於出入孔有稍微彎曲木條無法一次戳到底,試了幾次後妹妹就放棄了,白鼻心就安然的定居下來了。
 
    至於二乃她還是老是有機會就偷溜進來內籠,連帶著安祺拉也跟著進來,但這對照養員其實會有些困擾,因為內舍空間較小,晚餐又是熱量較高的水果,每次要餵二乃時,妹妹總是很快的放入自己的嘴巴,如要餵正常量,紅毛猩猩妹妹會吃過量,但二乃她們就吃不夠了;如要給二乃吃到足量,妹妹又會吃超多……所以盡可能希望分開餵食。為避免二乃她們老是偷溜進來,照養員先將較強勢的小倪帶出,用小籠關起來放在籠舍旁,希望二乃她們會比較願意在外籠過夜。
 
    100年2月12日照養員趁二乃還沒溜進來先將門關起來讓二乃在外面過夜,隔天早上另一位照養員到妹妹內籠要將妹妹放出餵食,發現內籠只有安祺拉,便以為二乃昨夜在外籠過夜,於是到外籠探看一下二乃,當照養員往外籠看去時發現,妹妹和安祺拉並不像之前一到外籠就開始找尋食物,而是兩人面對面坐在地上看著某種東西,天阿!是二乃躺在地上,照養員急忙想確認二乃的狀況,從籠外看二乃頭上有傷口右腳踝缺了一塊肉,似乎不樂觀,這時妹妹用手輕輕的碰觸二乃望著她,沒有反應再聞一聞二乃又輕輕的碰觸一下,安祺拉望著妹妹,照養員也望著妹妹,彷彿希望妹妹宣佈二乃還活著。但二乃似乎以經死亡了,妹妹輕輕的將二乃抱起,照養員看到這一幕眼淚以在眼框裡打轉,妹妹將二乃帶到她平時休息的平台上,安祺拉在後面跟著也上了平台,妹妹將二乃放在平台上然後趴在二乃旁邊看著她,安祺拉則靜靜的坐在旁邊。
 
    過一段時間後照養員決定將二乃帶出,照養員進入外籠爬上平台伸手希望妹妹將二乃交給照養員,但妹妹立即一手將二乃抱起另一手揮舞做示要攻擊,照養員只好先退到平台下方,妹妹則在上方一直注意照養員的動向,妹妹一直護著二乃,照養員不得不先退出,不久照養員再拿著妹妹喜歡的水果木瓜進到籠舍內,將木瓜放在必須使用兩隻手才拿的到的地方,妹妹終於放下二乃離開了平台,照養員迅速爬上平台一把抱起二乃往外衝,終於將二乃帶出,觀察二乃身上的傷口幾乎可以確定是昨晚遭受白鼻心攻擊死亡,但詳細死因必須等解剖報告。
 
    當天將二乃單獨留在外籠過夜的照養員很懊悔,如果當初不將二乃單獨留在外面就不會發生憾事,因為已混養一段時間了,大家都相安無事,所以照養員只是照著正常步驟所做的判斷也並沒有錯,之前的經驗只發生獼猴欺負白鼻心的案例,白鼻心攻擊獼猴至死的案例是第一次發生。或許當初二乃不想在外籠過夜的原因,除了獼猴小倪外,白鼻心可能也是原因之一。但由於白鼻心是夜行性動物,白天上班時大部份時間都躲在巢箱內,照養員每天經由觀察孔看牠們的狀況,但白天上班時間無法看到白鼻心和二乃她們的互動狀況因為而疏忽了。
 
    那麼以後中心會因此取消混養嗎?當然不會,因為空間上的不足無法提供每隻個體有較適當的大空間,動物個體不混養,那大部份個體必須單獨居住小籠子,單獨居住或許很安全也不須要與其他個體競爭食物,但長期監禁在小空間的個體,往往生理及心理需求無法被滿足,伴隨著就是嚴重的刻板行為或自我傷害行為,對於群居性動物更加如此,正常個體在小空間的單獨飼養對該個體是一種精神上的折磨,與其被關在小籠子內關到發瘋,倒不如到大空間混養認識其他同類或是不同類的動物,有社交行為不管是正面的有善示好,還是負面的惡意攻擊,都是行為豐富化的一種,雖然會有一些風險,但照養員可以經過審慎的評估及事後的仔細觀察並及早發現,可以將風險降到最低,二乃的事件是我們疏忽了,因為不曾有白鼻心攻擊獼猴的案例,所以並沒有夜間觀察白鼻心與獼猴的互動,有了這次經驗,下次的混養照養員將會更加謹慎,避免憾事再發生。




  
人氣值:1998

購物車

合計 $39.96

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