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一、週四休園,非休園日提供解說導覽服務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申請加入
關於PTRC
壹、源起
          
          我國於1989年6月23日頒布「野生動物保育法」之後,在各縣市政府、警察機關和海關人員的努力配合執行下,即時常查緝和沒收經非法手段捕獲、販賣之本地種野生動物,或走私進口的其他國家、地區之瀕危野生動物。由於大部分負責此項業務的單位均缺乏適當的醫療照顧場所、設備和技術,使得多數被沒入之動物,在等候查証、法院判決或送返其原生地時,往往無法得到適當的照料,同時也增加執行人員不少的困擾;因此需要成立收容中心,提供遭沒入之野生動物醫療、復原以及暫時居住之處所,並有助於動物個體資料登錄或是再野放(包括外來種的回送和本地種的野放)。

          其次,國人不當飼養寵物的風氣由來已久,粗估「野生動物保育法」開始實施的當時,在臺灣外來瀕臨絕種的長臂猿、紅毛猩猩、老虎和馬來熊都有百隻以上被人飼養著;而隨著這些動物的成長和體型的增加,問題也隨之而來。近年來,就有不少寵物主人因不勝其煩而棄養這些動物,而收容中心對這些個體亦必需伸出援手,以實現我國堅持保育野生動物的信念。為了避免或減少未來收容中心可能出現的行政、管理上的困難(例如:動物空間過度擁擠、經費不足等問題),還需要針對這些被收容的個體提出適當的保育和管理措施;因此,如何能夠使這些個體,有效且成功的轉移至國內或國外其他正在進行相關計畫或處理方案的機構(例如:野放、族群恢復、圈養繁殖、試驗研究…等)就相當重要。

          為了因應前述需求,自1990年起,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即逐步設置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並建立野生動物救傷之機制。2005年元月,因農委會組織調整,這項業務就移由該會的林務局接續辦理。這個系統對於國內自然生態整體維護、生物多樣性之保存、減低外來動物對本土環境之衝擊等具正面效益。

          屏東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於1992年成立時的目標是:
          一、提供適當的動物急救及收容場所,以協助落實野生動物保育法。
          二、建立與國內或國際間相關機構交流之管道,協助收容的每一動物個體都能獲得最妥善的安置,以實質保育國內外的保育類野生動物,甚至促進其野生族群之復育。
          三、建立一個野生動物照養、醫療及福祉的專業能力培訓平台,為社會儲備專業人才,以逐漸精緻化整體野生動物的保育行動。
          四、規劃成為一個社會教育的平台,傳遞相關知識及資訊,從根本改善國人不當寵物飼養觀念,並進而杜絕非法野生動物貿易行為。
 

          屏東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以下採用第一人稱)座落於屏東縣內埔鄉國立屏東科技大學校園內的西北角,佔地約2.5公頃,四周被樹林和農地所包圍,環境幽靜而獨立。這個基地原本是一處休耕的果園,在將近二十年的建設和經營,現在已經是一座機能完善的收容中心,擁有行政中心、醫療中心和20棟(超過100個單位)面積大小不等、結合室內和戶外的動物照養區。常態性的工作人員也已經達到30多位,其中4-5人負責行政業務、2人負責研究及社會教育的推動、動物醫療組有4人,動物照養組則有20多位人員。每年所需的經營管理預算中,超過百分之九十五是由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補助,其餘的則來自屏東科技大學校務基金、各縣市政府和民間的小額捐款。
 


貳、野生動物的救援與收容

          自1992年迄今,我們總共救援和處理了超過2,000隻,包括保育類與非保育類的各種類脊椎動物。目前,長住在中心內的動物包括哺乳類、鳥類、爬蟲類,總共有大小型動物19目、119種、900多隻;其中哺乳動物以靈長類最多、鳥類以鷲鷹類為多,而爬蟲動物則以烏龜的種類和數量最多。

          這些動物來自於全國各縣市政府、各林區管理處、保育警察隊,以及海關、海巡單位等,部分為本土物種、部分是外國物種,有些為野外捕捉的個體、有些是圈養繁殖的後代,有些已經在國內生活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有些則是還在海上運輸就被查獲;由於動物的來源及經歷複雜,且絕大多數都缺乏疾病、健康或過去照養的資料,使救援及收容工作的困難度增加,救援(工作)人員也必須得承擔一定程度被傳染疾病的危險。

          多年來平均每個月都有20到30隻野生動物從台灣各處送達收容中心,不過,當偶發事件發生時,短時間內也會有較大量的動物湧入中心,例如:1996年五月,接收了116隻台灣獼猴;2000年7月11日有獼猴、長臂猿、貂、熊狸和烏龜共56隻進入中心;2005年3月28日收容110隻的走私陸龜;2005年5月13日當天就協助屏東森林暨自然保育警察隊收容了200隻印度星龜。由於此類偶發事件持續存在,因此收容中心的工作人員得隨時保持備戰狀況及儲備危機處理能力。

          幾乎所有的動物在進入收容中心時不是肢體受傷、帶有疾病、營養不良,就是極度的緊迫和害怕或行為失常,都需要及時適當的醫療與照護,但每個個體需要的復元期間差異頗大,其中以行為的正常化最困難,所需要的時間也最久;尤其是在自然環境中原本是群居(例如:獼猴或金剛鸚鵡)或大範圍活動(例如:老虎、熊)的物種,由於作為寵物獨居太久或長期生活在狹小的龍舍中,更是常見刻板、異常或自殘的行為;部分個案甚至永遠無法恢復正常的行為模式。因此,為了改善動物們的生活品質,在一般性的檢疫和必須的醫療完成後,我們就會將牠們安置在空間比較大、環境豐富度很高的龍舍或廣場;例如:提供獼猴在高處攀爬、長臂猿在樹枝間擺盪、老虎可浸泡在水中或金剛鸚鵡能在枝頭飛行的機會;同時,我們也盡量的協助牠們重新過群體生活;讓不同的物種混合照養,豐富動物們生活之間的互動關係。通常,在如此的努力之下,大部分的個體都能恢復牠們在自然界中的常態行為模式,擁有更健康的身心。

          除了被動的接受有關機關的動物移送外,近六年多以來我們更開始在國內尋找合法作為寵物或展示的瀕臨絕種野生動物,主動的拜訪和關懷這些動物的照養條件和健康狀況,若取得原飼主或飼養單位的認同,我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牠們帶回收容中心安置;若原飼主或飼養單位仍願意妥善照養動物時,則提供專業的諮詢和實質的協助,以整體改善動物的生活福祉,而類似的專業諮詢與協助,我們也在能力範圍之內,逐漸的推廣到東南亞國家裡條件較差的動物園或收容機構。期望透過這些積極的作為,能夠確保每一在台灣的瀕臨絕種動物個體,都能受到符合人道或動物福利要求的妥善照顧,也希望因此能替未來的瀕臨絕種動物復育行動保存最高的遺傳多樣性,創造更好的條件。

          另外,2004年以來,我們也開始接受其他國家的請求,協助收容他們沒有能力照顧的瀕臨絕種動物。第一隻從國外收容的個體,於2007年的6月26日抵達。這是一隻來自香港的雌性白頰長臂猿,該長臂猿因為感染了B型肝炎,香港沒有可以妥善照養的專業機構能收容牠,因此,透過國際組織的聯繫,我們決定伸出援手,為這個瀕臨絕種的物種多保留了一線希望。
然而,我們也體認到,僅救援和收容是無法徹底解決國內野生動物的走私、非法買賣和不當飼養的問題,同時,對瀕臨絕種動物保育的貢獻也有限,因此,我們自1996年起也積極的展開了包括:域外瀕臨絕種物種保育繁殖族群的建立、社會教育和人才培訓,以及科學研究等的配套作為,希望這個收容中心因此能夠發揮更大的效能和貢獻。
 


叁、為瀕臨絕種動物建立域外的保育繁殖族群

          在過去的二十年間,我們也積極與世界各地動物研究或收容機構取得聯繫,已完成與美國、澳洲、英國、荷蘭、印度、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越南、香港、中國等國的16處野生動物收容或保育單位之評估及簽訂合作備忘錄作業。自1996到2011年,屏東收容中心總共進行過10次的瀕臨絕種野生動物的外送,對我國保育形象的促進幫助極大。其中,與英國猿猴世界更是建立了長期合作關係,最有價值、影響也最大。
 

          猿猴世界位於倫敦西南方約兩小時車程的多塞鎮(Dorset),佔地超過65公頃,為私人設立的靈長類動物專業動物園及收容中心,於1987年由Cronin夫婦所成立。其最初成立宗旨為協助收容自西班牙馬戲團拯救出的受虐黑猩猩,並長期協助珍古德女士(Dr. Jane Goodall)收容照養黑猩猩;園內現有超過60隻黑猩猩,頗受珍古德女士推崇。除了收容黑猩猩外,猿猴世界於成立後,亦逐漸發展成一所協助受虐或非法持有之靈長類動物的救援及收容單位,因此,園內現在還另外有紅毛猩猩、長臂猿、獼猴、狐猴等靈長類150多隻,為英國當地極負盛名之靈長類專業收容場所。該園除大力協助英國當地政府處理許多靈長類動物救援案件外,更積極參與地區性動物保育工作,以及協助收容來自各國所移送之動物,其國際合作對象遍及西班牙、希臘、法國、英格蘭、澳洲、以色列等多國。猿猴世界每年不但有超過35萬到50萬人次的遊客量,並在探索(Discovery)及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頻道中主持帶狀節目「猴子大小事(Monkey Business;又稱:猿猴物語)」,向全球推廣物種保育的觀念。

          我們於1999年10月受邀前往參訪猿猴世界,並同意與他們共同建立歐洲的長臂猿及紅毛猩猩保育繁殖族群。自1999年至今,我們中心與猿猴世界完成了多次人員互訪及專業技術交流之作業;其中包括:猿猴世界聘請歐洲野生動物獸醫協會資深獸醫Dr. John Lewis前來進行獸醫專業指導達7次,以及雙方專業人員技術交流達23次之多。2000年至2004年為止我們中心也已經外送6隻紅毛猩猩及11隻長臂猿至猿猴世界,這些動物已經在英國當地形成繁殖族群,並和其他歐洲的圈養繁殖計畫合作,以避免因為基因歧異度逐漸喪失,而不利於後續族群復育的工作。

          我們與猿猴世界的國際合作案甚受英國當地重視,2001年的動物贈送案更於英國當地擴大舉行記者招待會,由Cronin夫婦與中華民國駐英國代表處鄭文華先生及我們中心裴家騏主任共同主持抵達歡迎茶會,隆重介紹屏東收容中心予英國人民認識,同時宣布雙方將相互為對方在亞洲及歐洲的聯絡窗口及事務代表。英國的國家電視公司、全國電視網Maridian及BBC(British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廣播公司的節目均對台灣政府多年來於野生動物保育之成效和未來規劃,以及我們中心過去、現在與未來的方向等等做了詳盡的報導。其中,Maridian電台更在早晨七點至八點間,以長達八分鐘的時間,專題報導我國與猿猴世界共同為瀕臨絕種野生動物保育所做的努力,有助於英國民眾改變對我國保育不力的刻板錯誤印象。此外,於全球播放的「猴子大小事」節目中,近十幾年來已陸續播出雙方合作之內容。
 


肆、召開區域性會議及成立聯絡網

          根據估計,台灣民間仍非法持有為數不少原產於東南亞之靈長類(如:紅毛猩猩、長臂猿和獼猴)、馬來熊、老虎、蜥蜴和蛇等目前已瀕臨絕種或族群已面臨危機的動物種類,而這些野生動物在未來很可能都將進入收容中心照養。類似情形亦出現在南亞及東南亞的部份國家。因此,這些動物收容及處理便成為這些國家目前的重要工作。為加強區域間橫向聯絡及促成區域性的跨國合作,以確實達到對瀕臨絕種物種的保育成效,我們在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的經費協助下,於1997年12月13日,邀請南亞和東南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之負責人,至台灣召開「第一屆南亞及東南亞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管理研討會」。實際參與的國家包括: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越南、印度、巴基斯坦、菲律賓、台灣,以及香港地區;另外,還有新加坡及美國相關專業人士則是以觀察員的身分出席。

          該次研討會的舉行,除了強化各國之間相關野生動物收容機構資訊、技術及管理工作之經驗交流,建立一致的管理及動物處理制度外,更促成了區域內特殊物種(例如:紅毛猩猩、長臂猿)之圈養管理合作,以協助動物個體獲得較佳處理及協助野生族群之保育。而研討會中所發表的論文全部集結成冊,並由國際知名的學術期刊 Zoo’s Print 以特輯的方式向全世界發行,效益極高。

          之後,再於2009年11月1-7日在屏東科技大學舉行「2009年東亞及東南亞野生動物救援國際研討會」,共有台灣、越南、馬來西亞、柬埔寨、菲律賓、新加坡、泰國、中國、韓國、英國和香港等國家及地區的20個動物救援相關機構或收容中心的負責人或代表,以及進行相關研究的學者專家共30多人共聚一堂,希望針對目前亞洲地區重要的相關議題進行討論,以促成國際間瀕危物種的保育合作。會中做成決議組成「東亞及東南亞野生動物救援網(WARN;Wild Animal Rescue Network)」,並共同簽署了籌設公報。第二次大會於2010年的11月初於越南的菊方(Cuc Phoung)國家公園舉行,共有14個國家的30個團體派員參加,會期間完成了WARN的組織章程(Constitution)及施行細則(By Laws)。而第三次大會於2011年11月20-24日於泰國曼谷舉行,會中決定由一個籌備委員會負責正式註冊成立相關事宜。該籌備委員會由屏東收容中心擔任總召集。「東亞及東南亞野生動物救援網」將:1. 促進會員間的資訊交流;2. 強化會員的專業能力及條件;3. 建立野生動物救援及收容相關作業的標準作業流程及動物福利要求;4. 提昇各國對野生動物保育及非法野生動物貿易的重視及作為。WARN的籌設過程已獲得其他地區的重視,歐洲也召開了類似組織籌備會議,並已派員以觀察員的身分持續參與WARN年會。WARN每年舉辦的研討會已經是亞洲以及國際上相關議題上重要的學術或管理經驗交流的重要場合。

          WARN已經在2013年的8月15日於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完成登記和審查手續,且正式成為一個國際性的非政府組織(International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International NGO)。WARN已經具有參與國際性會議或聯盟的身份,並決定2014年在香港舉行的年會將選出WARN第一任的主席、副主席、執行秘書以及4名會員代表,共同組成執行委員會;同時也決定會員審查、會費類型及金額,以及捐款和募款管理織原則。

  

伍、協助越南政府於Cat Tien國家公園內成立收容中心

          2000年7月11日上午,財政部高雄關稅局派員抄查一艘新加坡籍來自越南胡志明港的漁船時,查獲走私活體野生動物並送至我們中心收容,其中包括有瀕臨絕種物種黃金頰長臂猿的嬰兒4隻。

          根據了解,越南野生動物走私出口情形仍相當嚴重,且有許多由西邊的柬埔寨或寮國經過越南北部前往中國大陸,或是以船運方式,由越南南方(尤其是胡志明市)走私出口。雖然,位於越南北部寧平省菊方國家公園(Cuc Phoung National Park)內,已有一個佔地7公頃左右,且絕大多數經費來自數個歐洲民間動物科學組織的瀕臨絕種靈長類收容中心(負責人為Dr. Tilo Nadler夫婦)。不過,由於一趟走私的量往往多達數千公斤(越南政府往往以走私動物總重量作為統計的單位而非以個體數計之),即使有部份是保育類動物(多為靈長類動物,尤其以非瀕臨絕種的獼猴居多),也非該收容中心所能應付,因此,該中心往往只能處裡瀕臨絕種物種的個案;至於,越南中部或南部地區的收容需求,該瀕臨絕種靈長類收容中心則多數均被動的等待政府通知,並且以收容瀕臨絕種物種為主,因此,對於越南當地野生動物非法交易的查緝幫忙有限。

          我們與英國猿猴世界於2001年2月間前往胡志明市短暫考查的過程中,發現在寵物市場上即可見靈長類的非法買賣,而且雖然為數不多,但普遍存在的現象則令人驚訝,探究其因,很可能是與當地沒有足夠收容場所,以致查緝人員認真查察的意願不高。由於這些動物在當地市場上價格都很便宜,有心人士非常容易在收購到一定數量的個體後,再走私出口。因此,我們當時即建議政府或可提供適當的經費及專業支援,協助在當地設置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場所,期望如此能夠提昇行政人員查緝不法的意願,也能有效降低越南當地的盜捕壓力,更可因此而減少當地非法野生動物交易及走私的發生。同時,這個收容中心亦可進一步協助後續安置收容個體,無論是野放回森林或加入國際現有的保育繁殖族群,均可發揮相當大的貢獻。

          我們於2003年8月,再度共同派員前往Cat Tien國家公園評估於該國家公園內設立收容中心的可行性。Cat Tien國家公園是越南南部最大的國家公園,面積約74,319公頃,座落於胡志明市北方150公里處,區內保存有全越南僅存的低海拔熱帶雨林,以及雨林中多樣性的生物,至少有326種鳥類和77種哺乳動物。同時,Cat Tien國家公園也保有越南南部已少有的馬來熊和黃金頰長臂猿族群,數量雖然不多,但都仍維持可延續存活的水準。

          據越南政府資料顯示,越南目前引流熊膽汁的產業至少豢養4000隻野生熊(包含亞洲黑熊和馬來熊),對越南野生熊的族群傷害極大。越南政府在我們的協助下擬定方案,將公告禁止圈養熊引流膽汁之行為,預計會有200-400隻熊進入這個以Cat Tien國家公園為主體的援救體系,並在將來逐漸野放回越南各國家公園及保留區。2003年底,已有第一批8隻亞洲黑熊被送到Cat Tien國家公園,而我們也立即派出資深的動物照養人員及獸醫前往支援,越南方面也指派1名醫生和4名動物照養人員來到屏東收容中心,接受為期兩週的實務訓練。這些當地的人力,搭配我們不定期前往指導的人員,使這個臨時性收容場所建立了不錯的基礎。於2004~2008年間我們每年數次前去Cat Tien國家公園協助安置動物、規劃暫時性的收容場所及訓練當地的工作人員。

          至於源自越南南部的黃金頰長臂猿,其非法飼養數量雖然沒有可靠的統計,但從南方大港胡志明市的非法寵物市場及走私至國外(包括泰國、台灣)之情形推判,已有相當大量的個體自Cat Tien國家公園地區被盜捕送出。我們及猿猴世界獲得越南的農業及農村發展部(Ministry of Agriculture and Rural Development)森林保護處(Forest Protection Department)的正式許可,無償使用Cat Tien國家公園內、面積50餘公頃的一座小島Tien Island,我們在島上建立了「瀕臨絕種靈長類收容、復育暨研究中心」,所需的50萬元美金以及未來10年經營管理所需的另外50萬元美金,都將由猿猴世界負擔。同時,中心所需的專業協助及人才培訓則由屏東收容中心負責。「瀕臨絕種靈長類收容、復育暨研究中心」已於2008年的7月完工並開始運作,對當地執法成效和學術發展有顯著的影響,也是越南政府重要的諮商機構。

          而為了這項計畫,我們與猿猴世界從2003年開始,就有計畫的展開一系列的研究項目。截至目前為止,已經有英國劍橋大學博士生Marina Kenya和屏東科技大學碩士生黃怡雯兩人,分別完成了Cat Tien國家公園內黃金頰長臂猿的繁殖生物學,和族群分布及棲息地選擇的研究,這兩項研究將是未來在這個國家公園內,復育黃金頰長臂猿的基礎。另外,屏科大碩士生嚴士致也在該地區進行陸棲中、大型哺乳動物的分布現況及棲地研究,為馬來熊及其他瀕臨絕種食肉目動物的野放,預作準備。2011年8月此中心首次野放6隻(兩個家庭、各3隻)瀕臨絕種的黃金頰長臂猿於Cat Tien國家公園南測的同奈生物圈保護區(Dong Nai Biosphere Reserve),為世界上首次之嘗試;2012年8月於同區再度成功的野放了3隻侏儒懶猴。
 


陸、社會教育


一、發揮導覽參觀的正面價值

          雖然在疾病控制的考量和人力不足的條件下,我們無法像一般的動物園般,開放讓民眾自由進出的參觀,但為了野生動物保育及自然保育觀念在我國社會紮根和落實推廣,從1998年開始,我們應用有限的資源,以導覽的方式提供專業的解說服務,接受學生團體或社會團體的預約申請參觀,已使大家確實的了解為什麼像屏東收容中心這樣的機構需要存在?為什麼會有這些不幸的動物需要照料?又為什麼收容中心應該想盡辦法提供更理想的生活環境及條件給這些收容的動物?。當然,我們也不忘利用機會傳達尊重生命、愛護生命的人道理念,以及呼籲大家都做負責任的寵物主人:不買非法的野生動物、不隨便購買野生動物作寵物,以及不遺棄寵物寶貝。為了提供更多的社會教育服務,我們已經培訓了8個梯次,合格者共計181人,其中包括國、台語和英語的解說人才。這些志工有些是學生、有些是社會人士,他們對我們中心的支援與協助都已經上了軌道。未來我們不但將持續召募和培訓一般性的解說志工,還將努力增加具備其他本國及外國語言能力,或是對幼齡兒童、身心障礙者解說的特殊解說人才。

          自1998年起,每年到收容中心參訪的人數逐漸增加,2003年以後,每年更提供了8,000到超過萬人次的社教服務,這已經是我們在現有條件下最大的服務量了。其中除了社會人士外,也有很大的比例是在學的國小和大專學生。

          在眾多的來訪者中,也不乏像珍古德博士(Dr. Jane Goodell)般的世界級野生動物保育界的名人。更值得一提的是,目前身為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的薄瑞光(Raymond Burghardt)先生,當他還是AIT台北辦事處處長時,就曾經於1999年和2000年兩度拜訪過我們中心,而且非常欣賞我們對這些野生動物所做的一切,還不時的在適當的場合幫我們做宣傳。此後,包括各任的處長、副處長、高雄分處長在內的許多AIT高階官員,都曾到過屏東收容中心。他們還時常安排美國國內來台的訪客到中心來參訪,這幾年,來過我們中心的美國官員甚至比我國的官員還要頻繁、還要多。不只如此,薄瑞光先生於2002年在擔任美國駐越南大使的任內,還親自以美國大使的名義幫忙聯繫和安排,使我們有機會與越南中央政府官員很快的達成動物保育相關之協議,從此也啟動了我們一直到現在都還在發展中的越南野生動物救援計畫。

          至於導覽參訪是否會影響收容動物的生活?事實上,我們發現工作人員們因此而更重視動物生活環境的自然度,以及各種人道的考量,因為,唯有讓社教活動具備實質的教育意義,讓來訪者能夠體會這些動物存在的價值,才有可能進而由衷的認同野生動物保育的必要性。

          2007年,我們在林務局及校方的補助下,完成了「生命教育館」主體建築。2007年10月,獲得旅美僑胞劉沙林女士的「Summer Star Foundation for Education and Humanity」之捐贈美金45萬元,於於2009年4月完成並對外開放「沙林生命教育館」,該館有170坪的空間可供運用,包含屏東收容中心研究教育組的辦公室、志工隊的隊本部、大小可彈性調整的「說故事劇場」、小型演講區、學童與小動物的安全會面及知識傳遞區、野生動物及生命教育相關資訊的提供場地、紀念品義賣站和來訪者的休息瀏覽空間,明顯的擴大收容中心的社教功能,也將會成為一處提供更多元化生命教育的場所及平台。
 

二、積極且主動的透過媒體傳播保育理念

          在開放導覽參訪之外,我們也決定要主動的透過媒體向社會大眾傳遞保育的訊息。因此,除了許多針對日常偶發事件的短暫新聞性報導外,收容中心一向都是以非常開放、非常歡迎的態度接受國內、外媒體的訪問;至今已接受國內外各類電子媒體(包括:公共電視台、發現頻道Discovery Chennal的「動物星球Animal Planet」、國家地理頻道National Geographic、法國路透社、日本NHK)53次、平面媒體、網路媒體報導超過120次,以及社團、學校單位20次以上的專訪、大篇幅專題報導或製作網頁,增加國人及外國人瞭解我國在野生動物救援所作的努力及貢獻。部分國際合作計畫在發現頻道中的「Monkey Business」帶狀節目中固定報導,且世界性播放。其中,國內的公共電視台從1998年到2010年間,已累計製作了12部有關本中心在國內外救援,及保育瀕臨絕種野生哺乳動物的記錄片及專門報導,對於科學知識的普及化有很大的貢獻,也見證了我們的成長,讓一般的國內民眾得以認識我們,很多國人更因此而認同及支持我們在保育上的所作所為。其中,有幾個專輯甚至已經獲得優質報導的獎項;期待未來更多的作品問世,來豐富我們的論述及教育材料。

          當然,在這個網際網路高度發達的年代,我們也建立了的官方網站(http://ptrc.npust.edu.tw)以隨時提供動態的資訊,並增加學生或一般民眾接觸到我們的機會,也借此與其他國內外的保育機構或團體聯繫。

          我們發現,這些資訊適時且公開的提供出來,除了極少見的負面批評國內非法野生動物的貿易外,絕大多數都能因此而了解我國政府和學術界如何面對這個問題,以及如何努力的持續改善中。我們相信,只有誠實的面對問題,才有可能解決問題,也才能獲得認同。事實上,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國人,正是透過媒體才對我們有更多的認識,並進而以小額捐款的方式支持我們,每年累積的小額捐款約數十萬元之譜;從2005年開始,已有固定每年單筆十萬元之捐款匯入,而於2006年初,我們更首次接獲單筆近一百萬元的長臂猿照護基金。顯示,台灣民間的支持力量正逐漸擴大中。
 

三、提供通俗的、科普的知識

          屏東收容中心由1999年底起至今,已經舉辦了超過100場次、對外開放的「保育生物學」系列演講;期望透過生動活潑的內容,將生態保育的專業知識,以及科學界最新的研究和發展,介紹給一般的民眾或期待入門的學子們;此外,為擴大交流或意見交換的層面,我們也邀請外籍演講者,並安排現場即席翻譯。因此,舉凡與野生動植物保育相關的生物學、生態學、研究方法、經營管理、國際趨勢和社會學面向等議題,都是演講涵蓋的範圍。近年來,國內、外學者專家來訪的人數逐漸增加,使我們有更多機會安排演講和交流,並能更兼顧演講內容的專業性和科普性。

          其次,我們還定期發行「野生動物保育彙報及通訊(Note and Newsletter of Wildlifers;簡稱NOW)」。NOW是由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系於1993年所創辦,一年出版四期,目的是促進學術界的交流。除了紙本、季刊的形式外,電子版的NOW也同時在我們收容中心的網站上張貼。NOW比較強調專業知識的普及化,其中所刊登的文章包含:(1) 彙報文章:任何與保育野生動物相關的文章、文獻回顧、論述或評論;(2)通訊文稿:各式與野生動物相關之小品及人才通訊。近年來,有系統、具學術價值的資料越來越多,但優秀的研究者大多以英文或外文發表其研究成果於SCI列名的國際性期刊,反而忽略了國內一般業餘民眾對新資訊的需求;因此,我們也鼓勵學者以中文摘譯的方式與大家分享研究成果,也期望能暢通這類研究結果在一般民眾和政府行政人員間的流通性,讓大家的知識一起提升。現在,每一期的NOW都有超過800位的讀者。
 

四、舉辦營隊傳遞生命價值

          在來訪者的鼓勵和建議之下,我們從2000年開始,在既有的條件上,結合校園內或區域內的其他資源,參與舉辦或主辦每梯次一天到五天不等的主題營隊。這些營隊中,極少數是屬於專業性較高的成年人集訓課程,其餘絕大多數都是為青少年或親子組合所舉辦的生命教育營隊。在這些生命營裡,我們為學員們設計了一套套課程及活動,使他們從認識、關照其他種類的動物生命開始,到認識自己的身體,進而知道如何鍛鍊自己的身心和體魄。我們希望傳遞生命是等值的、無價的,以及生命需要愛護、珍惜的理念,而收容中心中許許多多不放棄生存機會的野生動物們,正是這些學員們最佳的典範。為了使更多條件與背景的學童能夠共同體驗,每梯次的營隊都有1/3名額保留給弱勢家庭學童,而且完全免費。
 


柒、人才培育

          國人普遍仍視動物為「比較不進化的牲畜」,對於收容中心所照養的野生動物,多數人都還是直覺的,甚至刻板的,以傳統的經濟動物或動物園裡的動物作為類比。然而,收容中心所收容的絕大多數都是來自於自然環境的個體,而且有許多物種的野生族群正面臨絕種的危機,因此,長久以來,我們都是以格外謹慎的態度照養牠們。不但盡可能的為牠們準備舒適、豐富和模擬自然的生活環境,也不斷的透過與其他國內外合作機構間的人員互訪,提升我們的照養人員及獸醫的素質,以降低這些動物在中心的緊迫感。這些努力不僅增加了所有動物的健康條件,甚至不少還能夠很放心的表現出在自然界中的行為模式。

          不僅如此,我們中心的照養人員還需要了解他們所照顧的每一個個體的個性,因為,就像人與人之間的差異一樣,即使是遺傳物質幾乎完全一樣的同一種動物,每一個體仍舊是不同的生命,牠們都擁有獨立思考、自行判斷的能力,當然,也具有各自的性格特質。而祇有真正的認識每一個個體,才能夠妥善且人道的照顧牠們,也才能對牠們的保育有所貢獻。【其實,即使對經濟動物或動物園裡的動物,不也應該如此善待牠們嗎?】

          因此,為了培養及儲備更多具備前述理念的野生動物照養及醫療人才,我們在幾年前也開始提供國內外學生或專業機構人員到屏東收容中心進行為期1到12週的實務實習的機會,以及培訓動物行為觀察志工,有他們的投入後,顯著的提升我們的照養水準及研究能量。
 


捌、學術研究

          為了結合理論與實務,以及善用屏東收容中心既有的資源,除為了強化圈養管理之需要,而常態性所進行的自行研究外,我們也接受國內外研究機構和學術團體的申請,提供相關的研究材料及場地,合作或協助進行研究。為避免不必要或與收容中心設立宗旨不符合的研究項目,向我們提出申請的研究案必須對研究對象不會造成傷害(亦即:非傷害性的研究)。在這個前提之下,又以對研究對象的保育或保護有直接貢獻的研究,最有可能通過我們的審查。也因此,在至今超過50件的國內外研究申請案中,以野生動物的疾病診治、行為(尤其是緊迫及刻板行為)研究和分類學探討為主題的研究案最多。

          近年來,我們更進一步的發現像屏東收容中心這樣的救援和收容機構,還可以在野生動物族群的保育上有更多的發揮,尤其是在野生動物的醫學與野外族群健康評析(又稱:保育醫學)方面。保育醫學(conservation medicine)的發展係著眼於深入了解野生動物疾病與生態系統間之交互作用,因為,當環境不斷變化時,疾病的發生模式以及疾病對人類及動物族群之影響也會改變,甚至可能對野生族群的存續產生威脅。這個新興的學術領域結合了包括:人類健康、動物健康及生態系統健康等相關學科,以期解決於生態環境中所發生與野生動物保育相關的疾病或寄生蟲問題。

          台灣過去對於野外動物族群的疾病及寄生蟲研究甚少,但因為我們時常會協助處理包括非保育類在內的生病或死亡的野生動物,有很好的條件成為國內相關資訊的匯集和收集的管道。例如:2005年12月22日,台南市一隻年齡約19歲、雌性的紅毛猩猩「妹妹」的飼主陳先生聯絡我們,告知「妹妹」已經15天沒有進食,而且非常虛弱,飼主曾找過當地的寵物獸醫師進行治療,但因獸醫師不了解紅毛猩猩,無法進行診療,也無法改善妹妹的病情。我們的醫療團隊花了7天的時間,才穩定住「妹妹」的病況,並在2006年的1月11日,將食慾和排泄都已經回復正常的「妹妹」接回屏東收容中心。雖然「妹妹」在妥適的照顧下已恢復了健康,但後續的檢查卻發現「妹妹」的急症係受到漢他病毒的感染所致,而這個病例是全世界首次確定漢他病毒也可能會威脅紅毛猩猩生命的案例。這項資訊對野生紅毛猩猩的保育也非常的重要,因為,牠們在印尼、馬來西亞賴以生存的熱帶雨林,正面臨被大規模開發的命運;自然棲息地被人為活動嚴重的切割,這些人為活動不幸的都會大量的引進老鼠,而老鼠正是漢他病毒的主要散播媒介。我們正準備開始與紅毛猩猩的原產國合作,了解紅毛猩猩分布區內,漢他病毒的威脅程度。

          第二個例子,是有關台灣獼猴感染疱疹B病毒(Herpes B virus)的情形。2005年初,我們與日本長崎大學Hiroshi Sato教授合作,首次進行台灣獼猴的檢測,結果發現來自於高雄壽山之台灣獼猴個體中,有90%為帶原者。雖然從1933年被發現到2003年為止,全世界的人類感染獼猴B病毒之總案例數不到40例,且絕大多數為動物照養人員,並沒有任何遭野生個體傳染的案例。但是人類一旦感染,又沒能採取適當的抗病毒藥物治療者,其死亡率可高達80%,這項結果也促成了高雄市政府,以及其他有類似人-猴高度接觸區域的縣市政府,調整其保育或管理方案,朝向人-猴之間關係的正常化(不相互接觸)去發展。長久來看,對野生獼猴的保育也有正面價值。

          第三個例子所涵蓋的物種則非常多。屏東收容中心於2005年11月到12月間,分別接收林務局自高雄縣六龜鄉和茂林鄉送來的3隻奄奄一息的野生台灣鼬獾,後來都死亡了。牠們被發現地點均在接近農地的產業道路上,且四周均為次生林環境。檢驗的結果顯示牠們都是死於犬瘟熱病毒的感染,而這也是台灣首次發現野生食肉動物感染犬瘟熱病毒且死亡的案例。由於其潛在的威脅物種還包括:黑熊、水獺、黃喉貂、石虎、麝香貓、食蟹獴、白鼻心和黃鼠狼等會出現於中低海拔之物種,犬瘟熱病毒對台灣野生食肉動物所可能造成的衝擊,實在不可以忽視。因此,廣泛的收集進一步的資訊有其必要性。

          由以上的例子,不難看出收容中心的附帶價值,我們因此期許能夠在現有的基礎上,有系統的收集、紀錄和研究與野生動物族群生存息息相關的疾病或寄生蟲議題。
 


玖、展望未來

          回顧過去的20年,屏東收容中心已經由放置在研究室裡的一個大型狗籠子、一位半職的助理和單純的幫助政府短期照顧查獲的野生動物開始,逐漸發展成一個關照動物福利、積極向外尋求合作、主動對外提供專業服務,以及兼具社會教育、人才培訓、科學研究和野生族群保育功能的機構。

          雖然,國內野生動物的非法貿易及買賣尚未徹底的解決,但我們所累積的經驗和處理的過程,都讓我們更有信心和更有能力的去面對及妥善處理這個問題。我們相信,只要國人能夠普遍的認識到非法寵物交易的危害性並拒絕購買,少數人的不當行為或企圖就能受到有效的約制,我國的保育形象也才有機會不再受到打擊。

          同時,我們也深刻體認到:野生動物的非法貿易,並非單一原產國或消費國的責任。因此,我們未來在努力於自身的成長時,仍將同步致力於亞洲地區的野生動物救援和保育事務。相信唯有有效且深入的國際性合作,才有機會解決這項野生動物保育上的重要議題。

致謝

          屏東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的成長,要特別感謝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的林業處保育科、林務局保育組及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長期的支持。

  
人氣值:9878

購物車

合計 $39.96

購買